首页 >> 机构新闻 >> 更多参与,更好保护—励小捷理事长在首届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论坛主旨演讲摘要
更多参与,更好保护—励小捷理事长在首届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论坛主旨演讲摘要
2016年11月15日

更多参与,更好保护

首届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论坛主旨演讲摘要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  励小捷


2016年11月3日,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在“更多参与,更好保护”首届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内容摘要如下:

一、社会参与文物保护的必要性与可行性

励小捷理事长在主旨演讲中指出,我国文物保护工作是各级政府的法定职责,实行属地管理、分级负责的管理体制,保护经费以中央、地方政府的财政投入为主。文物管理政府主导这种体制在欧洲、美国等西方国家也是通行的。因此,探讨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问题,应在政府主导这一体制框架下进行。

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的必要性有如下两点:

第一,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是文物事业发展的迫切需要。我国文物资源浩若烟海,保护任务重如泰山,而文物博物馆系统的行政、事业机构设置与承担的繁重任务相比很不适应。从资金投入的情况看,大量的低级别的不可移动文物保护投入难以保障,相当多文物保护状况极差。需要进一步明确权责,拓宽渠道,创新管理,吸引社会力量、社会资金参与文物保护。

第二,人民群众是文物创造与保护的主体。因为世世代代的文物都是人民创造的、也是人民保护的。文物及其蕴含的历史文化价值能让每个人产生归属感、认同感及自豪感。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参与者不只是付出而且还有获得,不只是乐善好施而且觉得是自己的责任与义务。

文物保护社会参与的可行性主要有如下四个原因:

第一,中央支持。多个法律、政策及文件都强调社会参与的重要性,并从不同角度对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提出要求。《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指导意见》对于社会力量投资保护修缮低级别不可移动文物及利用公益性基金等平台解决私人产权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维修资金问题均有强调。这些法律法规和文件指示显示,党和政府大力支持和倡导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这是进一步推进社会参与工作的最重要的保证。

第二,民族传统。中国文化中历来就有乐善好施、扶危济困的优良传统,个人资助修桥、铺路、造庙等被视为善行义举。同时,中国保护古物遗产的传统渊源久远,从商周至抗战时期,民间自发收藏、研究、保护文物的行为,均反映了中华民族的这一优秀传统。

第三,实践基础。

建国初期,一批大藏家将珍贵文物捐献国家;文化大革命中各地群众以他们的勇敢与智慧保住了一大批文物;改革开放以来,文物保护的志愿者和社会组织开始涌现,参与文物保护的有社会各界人士,港澳台同胞及海外华侨,这些都显示了公众参与文物保护的巨大热情。

第四,国际惯例。

在发达国家,社会民众及社会组织一直积极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促进了遗产保护制度的完善。如英国的国家遗产信托、德国“一欧元卖古堡”及意大利的“领养人”制度等。由于有了固定的维护人和较稳定的资金支持,很多文化遗产得以更好地保存下去。

目前我国文物保护的社会参与刚刚上路,渐成风气,与文物保护事业需要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主要表现为:社会公众的文物保护意识还不普遍,民众参与保护的自觉性不高;文保领域的社会组织特别是民间组织尚在发育中,自身实力不强;针对文化遗产的公益捐赠在整个公益慈善捐赠中所占比例还很小,没有成为应有的一个类别;尚未形成公众参与文物保护的法规保障和有效机制,程序性权利缺失。基于上述分析,社会参与文物保护的进程会加快,影响力会扩大,但是道路不会平坦也很漫长。

二、社会组织在文物保护中的职责和作用

社会组织的公益性决定了社会组织可以参与承担文物保护的工作;同时,由于社会组织的非政府性质,使其能够在参与文物保护的过程中,既可以承接政府扩散的一些社会公共服务职能,也可以代表公众对政府提出意见、加以监督。

文物保护的社会组织要从以下四个方面发挥作用:

第一,发挥参与保护维修的作用。文物维修是文保工作中耗资较多且具有很强专业性的部分。社会组织通过吸引与整合各种社会资源,选好切口、找准定位,在这方面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一是,具有合法资质的基金会,可以选择文物维修项目开展公募或劝募,为文物保护维修募集资金;二是,发挥社会组织联络专家和专业技术人员的作用,参与文物维修的前期工作;三是,组织开展有关人员培训工作,本着非营利的理念,参与培训从事文物维修的技工和其他方面的急需人才。

参与文物维修至关重要的两点,一是,在现阶段,我们参与的维修对象主要是县级和一般不可移动文物;二是,社会组织参与各种文物维修必须依法依程序,在文物部门指导下进行。

第二,发挥参与监督管理的作用。社会组织作为介于政府和市场之间的“第三部门”,具有相对独立性。这种角色使文物保护领域社会组织可以监督政府,又可帮助政府做文物保护的日常监管。面对建设性破坏和法人违法行为,社会组织可以并且应该通过合法身份、合法途径表达意见。社会组织或志愿者发声、上级文物部门督办,地方政府纠错,不少文物违法案件的查办都是循着这个路径。

同时,文物保护社会组织以及志愿者目前做得最多的是对边远、分散的、文物专业力量薄弱的文物保护单位的巡查看护,帮助文物主管部门将文物保护的职责落地生根。

第三,发挥参与宣传普及的作用。宣传普及工作相对于文物修缮,工作成本低、好运作,加之网络自媒体的普遍应用,这方面的作为也容易出效果。大部分文物保护社会组织主要是在做家乡文物和民间收藏的宣传普及工作。如果各地都有一两个社会组织能对家乡文化遗产的价值内涵做传播阐释,就一定会提高当地群众对文物保护的关注度,甚至吸引形成更多的保护志愿者,这是可以长期起作用的工作。

第四,发挥参与制度设计的作用。随着政务公开和大众知情权和参与权的具体落实,文物保护的总体规划、城市改造对文物保护的影响评估、乃至一个文物建筑利用方式的选择,都可能也有必要进入公示或听证论证的决策环节。有的尽管不属于听证和公示的事项,社会组织仍然可以收集利益相关方的意见向政府和有关方面反映。

另外,《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颁布后,各地民间组织积极参与不可移动文物申请认定,数十处有重要价值的古迹和纪念建筑,由于民众申请认定为文物而得到了法律保护。

三、社会组织的自身建设与发展

现阶段,我国的文物保护社会组织基础还比较薄弱,人数、规模、资金、组织能力、影响力等都很有限。但是大形势对我们有利,深化改革是要求政府把不该管、管不好的的交给市场和社会来管理;随着经济发展,社会与公民的慈善和公益意识会有明显的提高;文物部门会采取鼓励社会参与的种种措施。社会组织应抓住发展机遇,稳步提升自身参与文物保护的实力和影响力。

文物保护领域社会组织如何更好的发挥作用,励小捷理事长提出以下四点:

第一,要坚持依法设立。社会组织应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登记成立,开展工作。有条件的社会组织都应该依法登记成立,具有民事主体地位,这是今后实现自身发展的前提,做大成事的保证。

第二,要坚持公益属性。坚持公益属性,坚持以保护为己任,树立自身形象,提升社会公信力,这是公益性社会组织的生命。不能假公益之名行敛财之实,不能为眼前小利损害了自身形象、影响了长期发展。要坚持公开透明,公平公正,自觉接受社会监督。

第三,要坚持完善自我。社会组织的成员要学习文物保护法、熟悉有关的法律法规和有关制度、规范,了解文物保护的正确理念和原则。社会组织应加强制度建设,要具备适宜的组织架构,制定完善各项制度,坚持民主决策,流程规范,接受内部及外部监督。

第四,要广泛联系合作。社会组织应当遵循开放共享的理念,联手众多合作伙伴,建立广泛合作关系。一方面要加强与文物保护领域其他社会组织和志愿者的联系,加强与各行各业社会组织、公益机构的联系。另一方面要加强与文物行业主管部门、事业单位、专业机构的联系。

第五,要坚持增强实力。文物保护领域社会组织增强自身实力需坚持“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加强社会组织“硬实力”,扩大资金来源,增强调动和吸引相关资源的实力。另一方面加强社会组织“软实力”,加强公信力建设,扩大自身影响力和吸引力。


 
版权所有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电话:010-64025850 京ICP备12015914
网站管理: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宣传教育部
电话:010-64025850 邮箱:zgwbjj@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390号


基金会微信公众号


进入企业邮箱